一个人的狂欢

上帝那天晚上告诉了我下一站的方向,他好像忘记了我那可怜的方向感--连左右都要分半天才搞得清!五月就要离开这个呆了些日子的地方,没得啥子好留恋的,在哪也都是做属于自己的边沿人!
上帝在寂寞的时候总会说:“孤单是孤独者的墓表,寂寞是已亡了的人的悲哀!”,我就犯糊涂了,上帝到底是孤独还是寂寞呢?
我在旁边很白痴的问了一句:“上帝您是不是想找一个伴?”,上帝笑着走开了没有回答我的问题!
我站那思考了很久,具体有多久也不记得了,反正是很久。。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